拜仁“表姐”沦落德丙德国足坛“50+1”政策的牺牲品?

明天下午,一场即将到来的德丙联赛正在吸引无数球迷的关注——这就是拜仁二队客场挑战慕尼黑1860的“慕尼黑德比”。作为德甲班霸拜仁的“表姐”,曾在德国赛场叱咤风云的慕尼黑1860,为何如今沦落到在第三级别联赛和拜仁二队同场竞技的境地?

有观点认为这不过是金元足球的牺牲品,也有观点指出这其实是“50+1”政策的倒霉蛋,然而最终的结果无疑在于,这支拜仁“表姐”已然成为德国足球发展浪潮中的淘汰者,而此间充满故事性地“作死”经历,映照出的正是德国足坛特有环境和反思。

顾名思义,慕尼黑1860成立于1860年。如果追根溯源,1860队的母体慕尼黑体操协会早于1848年便已设立,只是鉴于被当时政府所禁止才在1860年重新成立。随后,该协会于1899年成立了足球队;仅一年后,另一支名为“拜仁慕尼黑”的足球队也在慕尼黑诞生。由于1860队成立时间更早、历史更为悠久,故而球迷如今亲切地称1860为拜仁的“表姐”。

回顾历史,1860队在成立初期便战绩不俗,1931年首次闯入德国冠军杯决赛,后于1942年赢得德国杯桂冠(队史首个全国冠军)。二战过后,1860队依然是德国顶级强队,在1963年再度夺得全国冠军后顺理成章成为新成立的德甲联赛首批参赛队,并于1965-66赛季举起了德甲冠军奖盘。此外,他们还在1964年赢得德国杯冠军,1965年闯入了欧洲优胜者杯决赛。

就在1860队赢得首个德甲冠军时,拜仁才历经千辛刚刚成为德甲“升班马”。要知道,虽然拜仁早在1932年便赢得首个德国冠军,却因俱乐部时任主席兰道尔是犹太人(教练也是犹太人)而曾被贴上“犹太俱乐部”标签,可见拜仁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历了多么残酷的境遇。因此,哪怕拜仁在二战过后重整河山,当时的慕尼黑霸主绝对是1860队。

如此对比,让1860队当时不仅垄断优质球员,对年轻球员的吸引力也远胜拜仁,直至那个改变历史的“巴掌”诞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场U14比赛中,1860青年队球员在冲突中打了对方球员一个巴掌,而那名挨打的小伙子本计划在赛季后加入1860队,唯独这个巴掌让他深感“不能加盟球员品行差劣的球队”,于是转投了同城另一支球队拜仁慕尼黑。

贝肯鲍尔的“弃暗投明”,顿时改变了慕尼黑两支球队的发展格局。来到上世纪70年代,贝皇带领拜仁迈向了欧洲之巅,而1860队却在此时惨遭降级,后在1982年又降至第三级别的地区联赛。不过,凭借青训硕果以及招入实力战将,1860队还是在1994年成功回到德甲赛场,球队战绩此后则是年年提升。

直至1999-00赛季,在前德国国脚“矮脚虎”哈斯勒、两夺德甲“小钢炮”神射手马克斯、前德青队主力前锋施罗特等悍将的带领下,1860队在德甲拿下第四名,由此创下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佳名次的同时还收获了欧冠(附加赛)资格!却不想,如此成绩让俱乐部高层过于乐观,进而开始出现太多盲目投资和支出。

2002年,1860队决定与拜仁共同兴建安联球场,这被诸多1860球迷视为球队走向衰弱的直接原因——不难想象,这座耗资3.4亿欧元打造的球场让1860队顿时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特别是球队此后又经历了德甲转播方基尔希集团破产所带来的经济打击。毕竟,1860队本就不具备拜仁那般经营能力,怎能抵挡持续25年的还款压力?

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巴伐利亚警方于2004年突然逮捕了俱乐部主席威尔德默瑟和他的儿子。据警方透露,在安联球场招标过程中,威尔德默瑟向某建筑公司泄密并助其赢得了价值2.8亿欧元的建筑合同。作为回报,威尔德默瑟收受了该公司280万欧元“咨询费”。由此可见,威尔德默瑟让俱乐部承担安联球场的投资压力,存有个人利益的不法追求。

此时,威尔德默瑟已担任俱乐部主席十余年,1860队在上世纪末回归德甲后的不俗表现便离不开这位功勋主席的辛勤付出。在德国足坛的特殊环境下,威尔德默瑟在1860球迷(会员)心目中的地位颇高,犹如皇马球迷之于弗洛伦蒂诺。因此,当威尔德默瑟及其担任球队总经理的儿子身陷囹圄后,1860队顿时像失去了主心骨般迅速坠落。

这个过程,完全可以和近两个赛季的沙尔克04相提并论——在主席图尼斯引咎辞职后,沙尔克的战绩急转直下并在本赛季降级。再回到2004年,同样遭遇的1860队也是在赛季结束后惨遭降级。需要指出的是,我国球员邵佳一当时正在该队效力,却因左腿十字韧带和半月板受伤在降级赛季仅完成了5次出场。

按理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然而来到德乙联赛后,高额的工资支出再加之安联球场的还款压力,让1860队的财政状况持续恶化。2006年世界杯前夕,俱乐部在巨大财政危机下放弃了安联球场的50%股份,并以110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拜仁以度过难关。此后数年,1860队不得不租借安联球场过日子。

纵然如此,1860队的上座人数还是由2005-06赛季场均41720人降到了2010-11赛季的19768人。再加之俱乐部管理混乱,持续糟糕的经济状况可谓雪上加霜。再到2011年,此时的1860病入膏肓,急需一笔至少800万欧元的注资才能避免破产。怎么办?俱乐部自身无能为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于外部力量。就在此时,一位名叫伊斯梅克的约旦商人出现了。

伊斯梅克是HAMG集团主席,2014年时被《福布斯》杂志列为约旦第一个亿万富翁,由此成为中东第三大亿万富翁。如此土豪,自然也渴望像自己的西亚兄弟曼苏尔那般在足球领域一展身手,而地处德国、历史悠久且急需注资的慕尼黑1860则成为了他的目标,何况这支球队和曼城一样也以天蓝色为主色调。

于是在2011年6月,伊斯梅克投资1840万欧元收购了1860队60%股份,不仅将球队从债务危机中及时解救,并由此成为首位获得德国足球俱乐部股份的阿拉伯人。看上去,有了西亚富豪的注资,一跃成为土豪球队的1860重返顶级联赛只是时间问题,而伊斯梅克也发出豪言:“1860俱乐部具有伟大历史,并拥有巨大潜力和球迷基础,我会尽力把球队带回巅峰。”

然而伊斯梅克入主1860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个天大乌龙,即这位约旦商人在投资时居然不知德国足坛特有的“50+1”政策!但凡了解德甲的球迷,对该政策恐不会陌生——“50+1”政策规定决策权(或表决权)只能归俱乐部所有,私人或企业即使拥有50%以上所有权也不能真正掌控俱乐部。这是德国足球保障俱乐部权力的政策,目的在于严格限制外来资本的影响。

无法想象,在伊斯梅克成为1860的大股东前,居然没有任何人告知这位投资人“50+1”政策的存在;更好笑的是,作为商业精英,伊斯梅克在做出如此重要的投资前居然也没有详细了解德国足坛的独有规范。因此,伊斯梅克虽然拥有了球队的60%股权,实际上却只有49%投票权。因此,当伊斯梅克自认为已成为1860队的主人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在这支球队里居然说了不算!此后,伊斯梅克的表弟巴沙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被骗了……”而这,无疑为后来的种种问题埋下了隐患。

砸出的钱,覆水难收。对于本想大干一场的伊斯梅克而言,不得不面对完全独立于自己之外的俱乐部管理层。于是这位在商业战场畅通无阻的富豪,却在足球领域处处碰壁——1860队几乎没人把伊斯梅克视为救命恩人,反而把他视为干预球队的祸害,不仅极力阻拦他参与管理,甚至希望他压根没有出现过才好。当然,他的金钱除外。

于是,伊斯梅克迅速感受到俱乐部处处和他作对,先后数任俱乐部主席都同他势同水火,甚至但凡伊斯梅克阵营提出的主张立刻就会招致各方反对。不仅如此,俱乐部甚至不希望伊斯梅克到现场观看球队比赛。某次伊斯梅克出现在主场贵宾看台时,居然招来1860队管理人员的辱骂:“伊斯梅克滚出去!”

除了管理层的敌意,伊斯梅克还要面对球迷的攻击。对于国内球迷而言,恐怕很难理解德甲球迷对自己球队那份强烈的归属感和拥有感,他们无法接受心爱球队被外界所操控,因此将投资人视为破坏德国足球传统价值的害群之马。要知道,连霍普支持家乡球队的“善行”都会招来球迷攻击,更不用说这个来自他国的“门外汉”了。

纵然如此,伊斯梅克并未退缩,而是借助不断投资(达6000万欧元)和声称新建球场以换取更大话语权,并在球队战绩不佳时铲除异己。于是,1860队自伊斯梅克入资后先后更换了13任主教练以及4名总经理,然而球队纵有金钱后援,在持续内耗中依然不断下滑,2014-15赛季通过附加赛才勉强保级,2015-16赛季又险些进入降级区。

直至2016-17赛季,拥有奥利奇、伯尼施等强援加盟的1860再陷降级泥潭,这让伊斯梅克又有了干预的机会。2017年初,他出资请来了拥有葡超和希超冠军荣誉的佩雷拉(后执教上海上港)担任主帅,以及前英超年度最佳CEO艾尔任总经理,并在冬窗引进了5名新援。只是俱乐部本土派管理层看似不宜阻拦,其实并不买账,进而导致内部矛盾更为紧张。

佩雷拉与艾尔不乏能力,却在入主1860后处处受到阻挠和反抗,如队长艾格纳因主动辞职,青训主管公开对抗,这让他们根本无法进入角色,而外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冷嘲热讽更让球队不得不颁布媒体禁令。如果说1860过往算“好死不如赖活”,那么该季下半段的分崩离析直接导致——球队在最后10轮仅胜1场,又在升降级附加赛惨遭翻盘,最终在浑浑噩噩中降入德丙。

诚如附加赛对手雷根斯堡门将蓬特克所讽刺,“我们是一支球队,但1860队不是!”6万余名球迷在安联球场见证了1860队在附加赛次回合的糟糕表现,根本无法接受这场降级闹剧。因此,球迷不断向场内投掷座椅、打火机等杂物,导致比赛被迫中断15分钟,甚至上千名防暴警察出动才控制局面……

这,并非悲剧的结束。球队降级后,主席卡萨莱特立即辞职,而艾尔早在附加赛前便决定不干了,甚至在赛后严厉批评球队。此外,主教练佩雷拉也没脸继续留下,诸多球员则因球队降级而合同失效后立刻清空了更衣柜。这片狼藉之余,更大的厄运在于俱乐部还有1000余万欧元的资金缺口,必须及时补上这个漏洞才能达到参加下季德丙联赛的标准。

在这种局面下,管理层唯一能依靠的只能是其所憎恨的伊斯梅克,于是苦苦憋屈数年的伊斯梅克终于等来机会,进而提出六项要求,主要目的就是实现大权独揽。然而,他似乎忽视了对手的强硬——1860队管理层并没有同意这些条件,甚至展现出一副鱼死网破的强势姿态。

于是,伊斯梅克通过记者发布会公开表示拒绝帮助球队,他的办公室还向德媒发送邮件以确认:“伊斯梅克先生无法支付球队参加德丙联赛所需费用,因为他和球队仍有很多不同意见没有得到解决。”来到2017年6月2日,也就是新赛季注册资格的截止时间,不幸结果最终在1860队身上发生了,球队无缘德丙联赛并降至业余联赛。

虽然诸多球迷在俱乐部外等待到了最后一秒,但是他们此时已经没有气力再去表达愤怒,反而在脸上挂着无奈的冷笑——他们心爱的球队,就这么彻底沉沦了。不过,这一切仍然没有结束!在1860被剥夺德丙资格后,伊斯梅克再次站出来,表态愿在低级别联赛继续支持球队。据推测,此举是想效仿红牛集团的莱比锡,在业余联赛完成渗透进而实现掌控俱乐部。

当然,1860队管理层不会让他如愿,进而威胁申请球队破产,以此彻底摆脱伊斯梅克并让他血本无归。眼看事态几乎到了同归于尽的局面,德国各界终于感受到事态的严峻性。于是在巴伐利亚州足协的帮助下,1860队拿到了第四级别联赛的参赛许可,终于让这场持续数年的闹剧暂时画上了句号。

就是这样,慕尼黑1860这支历经足坛百余年风雨的传统球队退到了业余联赛的舞台。好在球队底蕴和青训积累依然健在。二队主帅比罗夫卡此后接过教鞭,青年队成员成为球队主体,诸如效力过德甲的老将莫尔德斯等人也不离不弃,这让慕尼黑1860迅速回到德丙,并在本赛季看到了升至德乙联赛的希望。

只是拜仁“表姐”所上演的这段悲情故事,展现出诸多教训,带来了诸多警示,也让德国足坛进一步反思“50+1”政策的缺陷,并就俱乐部如何维护投资人的利益和积极性,以及投资人如何尊重俱乐部自主性等做出改进,如今迎来投资商温德霍斯特的柏林赫塔便是典范。诚如艾尔离开1860时所讲,“除非所有人相互尊重,并对未来有着共同目标,否则任何投资在这里都不会取得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