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拜仁球迷的举动根源:50+1让德甲是球迷的德甲

昨晚在德甲发生了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拜仁客场6-0领先霍芬海姆,却几乎因为球迷挑衅的旗帜被终止比赛。即便重回球场,双方的球员们却是在大雨中“嬉戏”式的倒脚,耗完了最后15分钟比赛,让原本应该成为比赛主角的弗里克、梅开二度的库蒂尼奥和天才小将齐尔克泽变成了配角。为什么德甲球迷如此专注于“50+1”?因为这一条款,让德甲在本质上成为了“球迷的德甲”。

什么是“50+1”呢?就是一家股份公司只有在满足以下条件之后,才能申请德国联赛的执照并以此来获得联赛联盟成员的资格—俱乐部需要保持一个无法出售的会员制,随后球队独立出去再改成股份制。球队的股份随后是可以被出售的,不过俱乐部对球队的表决权必须大于50%。

在本轮德甲联赛中,拜仁极端球迷侮辱霍芬海姆老板的过激行为让比赛一度被迫停止很长一段时间。即便是拜仁球员、名宿卡恩和鲁梅尼格出面劝阻,依旧无法阻挡球迷的过激行为。

这并不是孤立的事件,在多特蒙德的主场威斯特法伦球场,同样出现了类似的旗帜。德国保守派的球迷希望德甲联赛远离令人鄙弃的金元浪潮,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联赛。

这并不是德甲历史上最疯狂的一次,事实上类似的事件在德国屡见不鲜。2017-18赛季的德甲升班马汉诺威96以升班马的身份来到德甲,并且以2连胜开局。让人吃惊的是,在自己主场的第一场比赛,汉诺威96的HDI竞技场挤满了49000名球迷,但是他们不是来为主队加油,而是球队的老板马丁-金德。极端球迷所在的北看台拉出多条横幅:“Kindmuss weg”(金德必须要离开)、“DemokratieMonarchie”(民主君主制)、“Keine Stimmung Ohne Mitbestimmung”(没有共同的民主决定就没有足球的气氛)。以升班马的身份登上积分榜并列第一的位置,但就是因为老板金德反对“50+1”的政策,就遭到了球迷无情的。

慕尼黑1860的老板伊斯迈克,更是因为50+1政策与球迷势同水火。就在不久之前,他又一次公然炮轰50+1政策,将这称之为“民主国家里的一项独裁”。这名投资人声称自己想将慕尼黑1860打造成为一个能够在国际赛场和利物浦交手的球队,可惜因为50+1政策,导致他无法按照自己的计划来打造球队。于是现在慕尼黑1860只能身处德丙联赛,因为约旦商人伊斯迈克的决策权永远被限制在50%以下,他甚至无法自主选择球队的主教练。

值得一提的是,拜仁的球迷组织在本事件之后还特别发表声明:“你们不需要接受我们的做法,不过作为球迷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因为这是引起大家关注的唯有方式。如果之后每次都要因此中断足球比赛,大家就再也不会享受一场完整的90分钟比赛。今天中断的方式极为荒唐,足球如此肮脏!球迷对于这样的背叛不会妥协!FxxK you德国足协!”

在德国足坛,“50+1”的规则其实谈的并不是股权,而是表决权。德国职业俱乐部拥有50%以上的表决权,意味着球迷或者球迷所支持的俱乐部管理者才是真正有话语权的一方。简单地说,就是母俱乐部超越投资人,拥有一票表决权。投资人可以获得球队的大多数股权,但是无法成为球队运营的决定者(除非一个法律实体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对俱乐部的年均财政支持额,达到主赞助商的年均赞助费水准,才能获得“豁免权”)。

“50+1”的政策存在,使得俱乐部拥有比投资方更多的表决权。这样一来,德国联赛就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球迷的俱乐部联赛,而不是一个商业化的存在。这个规定,限制了德甲球队的拓展和商业运作,不过却也使得各家俱乐部的现金流稳定,日常管理与运营更加健康。

为球队付出了真金白银的商人们肯定不是慈善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贸然“入市”,随后因为表决权产生矛盾的故事在德国屡见不见。在领教了德甲的清高后,也有不少投资人转投英格兰和西班牙,甚至意大利的怀抱,让德甲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2018年的3月,被无数投资人不断投诉的德国足协在法兰克福召开会议,讨论是否应该继续保留“50+1”政策。

就在诸多投资人喜出望外,以为就此可以“翻身家奴把歌唱”之时,最终的投票结果却实实在在打了脸。当时参与投票的34家俱乐部,最终以18票赞同4票反对的结果决定保留“50+1”法案。有趣的是,根据图片报当时的报道,18家德甲俱乐部当时仅有仅欧弗赖堡和门兴希望保留50+1,其他都是支持改革。那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保留“50+1”呢?就是因为德国的球迷“眼里容不下沙子”。

昔日里曾经有过传闻,拜仁和多特蒙德计划组建欧洲超级联赛。结果刚刚有风声传出,两支球队的死忠球迷第一时间打出“拜仁是德甲的拜仁,多特是的德甲的多特”标语,甚至下决心与俱乐部“鱼死网破”。几乎是一瞬间,拜仁和多特的高层马上出来辟谣,佐尔克甚至流着眼泪表示:“德甲是德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多特蒙德绝对不会考虑离开德甲”。

也正是因为如此,莱比锡红牛才会被称之为“德甲公敌”。因为他们在升入德国乙级联赛之后,成了一个人数极少并且会费惊人的球迷俱乐部,通过让投资人的高管成为球迷俱乐部的仅有成员,因此用“作弊”的方式拿到了球队的表决权。德国本土球迷认为莱比锡红牛毫无底蕴、盲目注资买人,他们的存在“是对德国足球文化巨大的冲击和威胁”。

由此可见德国球迷对于投资人的抵触,根源来自于维护联赛的“纯洁性”。在当今足坛金元浪潮的洪流下,德国足球却依旧保持着无视“阿堵物”的君子形象。这是属于日耳曼人的骄傲倔强,也是二战之后,德国人对一切专政独裁的本能警惕。